光彩背后的“湄拉”

想亲你的小白牙 12-10 微博·DC影视圈
​​Amber Heard(艾梅柏·希尔德)是位极富洞察力又酷爱读书的女性,不过让她更为出名的却是她惊为天人的外表,以及她和Johnny Depp(约翰尼·德普)动荡的婚姻还有她与Elon Mask(埃隆·马斯克)的浪漫轶事。但是,随着电影《海王》的热映,她所饰演的女主角湄拉吸引了大量观众的眼球,想必大家对她的看法也会慢慢发生改变。

伴着初雪,Amber走进了纽约上东区的一家名为Bauman Rare 的书店,书店前门紧锁,因为该店专门销售高收藏价值、高价位的初版书籍。Amber是个土生土长的德克萨斯州人。她身着黑色天鹅绒套装、金色高领毛衣和黑色皮鞋,虽然今天风雪席卷全城,但她今天的穿着也并非为此特意设计。她没戴帽子走过好几个街区,弄得头发湿漉漉的,就好像她在《海王》中以湄拉的身份首次出场时一样美。现年32岁的她手上握着一本梅格·沃利策尔(Meg Wolitzer)的《女性劝导 》(The Female Persuasion)(在与我们会面之前,她在WME见经纪人的时候拿到的一本书),而现在她又专注地望着艾茵·兰德(Ayn Rand)的第一版《阿特拉斯耸耸肩》(Atlas Shrugged)。她之所以知道这是第一版是因为

这本书是献给兰德的丈夫弗兰克·奥康纳(FrankO’Connor)和她的情人纳撒尼尔·布兰登(NathanielBranden)的。她悄悄告诉我们,兰德在被布兰登抛弃之后,就在后续的版本中将布兰登除名了。

虽然Amber住在洛杉矶,但这里的店主都认识她,因为Amber经常来买书。她还拿出手机,向我展示了她家每个房间的书架上堆满书籍的照片。

“你可能读过《哈克贝利·费恩历险记》(Huckleberry Finn),但令人惊奇的是,这本书的创作也有它自己的故事,”她指着马克·吐温(Mark Twain)的第一版书说到,

“想想它所在的房间,它周围发生过的对话,还有曾日夜抚摸的它的那双手……我其实特别喜欢这本书的味道。”

谁能想到,Amber,一位被科学算法认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性,一个在高中就辍学的女人,不仅能像学者一般背诵文学经典,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,更是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纳迪亚·穆拉德(Nadia Murad)一起被联合国人权办公室授予“人权冠军”称号的首位美国女演员。她还与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走得很近。每每想到这些,我都惊讶不已,想必,我也不是唯一一个对此感到惊讶的人。

“我真的非常惊讶,Amber的确是一位博览群书的女性,”《海王》导演温子仁(James Wan)说到,“每次休息的时候,我都发现她又读完了一本厚厚的大书,接着又开始读下一本。”

想要了解Amber,绝不能单纯以貌取人。

2018年年末,Amber处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她经受住了好莱坞最具争议的离婚案件之一(由于双方和解,她依法禁止讨论前夫约翰尼·德普);之后又有小报传出她与马斯克的绯闻(报道称他们在2017年8月分手)。现在她郑重宣布自己是单身。

虽然此前,她在演艺事业上的资源良莠不齐,但如今,她的演艺事业即将因电影《海王》的热映而腾飞。Amber在《海王》中饰演女主角湄拉。该电影耗资2亿美元,是继2017年《神奇女侠》之后的首部正联超级英雄独立电影。这次,华纳采取了不同寻常的上映方式,即先在中国上映,两周后再于12月21日在美国首映。

预计,《海王》美国首映的票房将高达6500万美元,超过同期的《欢乐满人间2》和《大黄蜂》。这样高的票房让华纳兄弟影业的董事长托比·埃默里奇(TobyEmmerich)有足够的信心商讨《海王》的续集电影(虽然目前还没有编剧)。知情人士透露,Amber原本仅为七位数的片酬有望上涨。

自出场后,湄拉几乎贯穿了电影的每一个场景。“Amber经常和我开玩笑,说这部电影应该叫《湄拉和小伙伴海王的历险记》,”导演温子仁说到,“其实湄拉的超能力要强得多。”

海王的扮演者杰森·莫玛在电影拍摄之余也是大家的快乐源泉,恶作剧不断。他说:“她离开之后,我就把她那本800多页的书给撕了,撕掉了最后10页,应该是最后一章吧,哈哈。”(那本书是《未来简史》,实际464页。)

电影的拍摄对生理也是个不小的挑战,因为温导想要模拟海底世界,所以Amber和莫玛两人都要长时间穿着戏服,浑身痛痒,不过莫玛表示:“我以为她会发牢骚的,没想到我抱怨、呻吟、哭泣的次数比她还多!她太强了!”

不管怎样吧,人们对Amber的好奇与了解多半来自她的花边新闻。从2008年到2012年,她公开自己为双性恋并与摄影师Tasya van Ree相恋。随着二人感情的下滑,2011年,她在电影《朗姆酒日记》中结识了一线明星约翰尼·德普,一年后二人同居,并于2015年结婚。

但15个月后,二人的婚姻生变。2016年,她向德普提出离婚,声称他对她进行了身体和言语上的虐待,包括用手机砸她的头,并在她的眼睛下留下了伤口(德普否认了这些指控)。尽管两人签署了保密协议,但德普仍在各路媒体上对她进行猛烈的抨击。在最近的一次英国《GQ杂志》采访中,他暗示,家庭暴力的指控是个阴谋,而这与他和经理人之间的法律纠纷脱不了干系。不过,Amber是不会轻易松口的。

“我不想谈约翰尼的事。我更希望能谈一谈我现在的工作和让我感到自豪的事情。我维护了自己的权利,我做了该做的事情。”说完这番话后,她迅速将话题转向书店里陈列的詹姆斯·乔伊斯的《尤利西斯》。

Amber将700万美元的离婚赔偿金全部捐赠给美国公民自由联盟(ACLU)和洛杉矶儿童医院(Children’s Hospital Los Angeles),而她也是ACLU的大使。

ACLU艺术家参与总监杰西卡·赫尔曼·韦茨(Jessica Herman Weitz)表示:”即便她把赔偿金都留给自己,也无可厚非,但她清楚地知道,这笔钱能帮助到更多的人。这笔钱可以帮助保护妇女以及其他遭受性别暴力的人们,这对我们今后为这些人提供救助十分有益。捐款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和她有交集,她的举措令我钦佩。这与随随便便发一条推文实际的多。”

不过,在马斯克这个话题上,Amber显得更坦率一些。根据THR在2016年8月发布的消息称,2012年德普与导演罗德里格斯合作电影《弯刀杀戮》(Machete Kills)时,马斯克就给导演发过邮件,内容为:“您能帮我向Amber引荐一下吗,我很想和她在洛杉矶吃顿午饭。我不是想要约会,我知道她现在感情很稳定……只是Amber似乎是个很有趣的人,我很想认识她。”

“埃隆和我有过一段美好的关系,现在我们也是好朋友,而正是我们之间的价值观造就了我们的友谊。”Amber说到,“比方说,我们的求知欲、想法和对话,以及我们对科学的热爱。从内在的角度来说,我们二人在某些话题上的联系十分紧密。我对他充满敬意。”

有关近期他卸任特斯拉董事长一事(他仍是CEO),Amber微笑着说道,:“他可是个富有想法的人。”

Amber的今天与她昔日在德克萨斯州的成长经历息息相关,她是家中的二女儿,三姐妹中排行老二。她的妹妹惠特尼住在洛杉矶附近,即将生下她的第一个孩子。Amber还充满自豪的向我展示了爱犬Pistol趴在惠特尼肚子上的照片。

“她不光是我的妹妹,还是我的挚友,是我的’犯罪搭档’。”她说。

在德克萨斯州的时候,她曾在奥斯汀图书馆呆过很长一段时间,并成为了反乌托邦科幻小说的忠实粉丝。“正是这些书籍塑造了我的很多想法、感情、态度和信仰。”

她早期的善举就包括向美国公民自由联盟(ACLU)捐款。“当时她还是高中生,她听说了一个ACLU的案例:一位高中生被责令禁止带恋人参加舞会,”赫曼·韦茨(Herman Weitz)说到,她在刚开始与Amber合作的时候就了解到了这个故事,“那是一对同性恋人。Amber就说,’看来还有一个组织关心我们这些同性恋的怪人,那我就给他们捐25美元!’25美元对于当时的高中生来说绝非小数目。”

不到20岁的时候,她搬到了洛杉矶,并在一些电视剧里出演一些小角色。她的第一个电影角色来自彼得·伯格(PeterBerg)的德克萨斯州足球热门节目“胜利之光”。她还和自己的父亲大卫·希尔德在电影《弯刀杀戮》中合作过。(她父亲是位承包商,并不是演员,但因为电影需要德克萨斯州人,所以她父亲也参演了电影。)多年来,她一直与好莱坞的一些顶级导演合作,如《丹麦女孩》中的汤姆·胡珀、《对抗性侵犯》中的尼基·卡罗和《阿尔法狗》中的尼克·卡萨维特。但就像查理兹·塞隆(Charlize Theron)年轻时的职业生涯一样,多数时候她都被认为是花瓶,没有多少人讨论她演戏的事。

不过,如今,随着《海王》的热映,Amber也是备受瞩目。同时,她还是巴黎欧莱雅的新任全球代言人。不过最让Amber幸福感满满的还是她的慈善事业。中期选举的时候,她还公开支持民主党人士贝托·奥鲁尔克(Beto O’Rourke),希望他能取代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·克鲁兹(Ted Cruz)。今年十月,她还访问了联合国日内瓦总部,就妇女权利和性别暴力的问题发表演讲。

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对外关系负责人劳伦特·索维尔(LaurentSauveur)表示:“她的演讲饱含热忱。她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因为她自己也亲身经历过。她没有喊口号,而是用自己的经历来警醒世人。”

在电影《海王》离开中国前往伦敦宣传的间隙,她走进了墨西哥难民的大部队中。

她说:“我之前一直在和那些为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救助的人们一起工作,难民刚来的时候,我就前往墨西哥城。为了融入其中,我和一些非营利组织的负责人取得了联系。出于安全考虑,我不想说是谁,毕竟时局动荡不安。“

虽然她经常活跃在好莱坞之外,但她也表示,电影行业还需要发展。”好莱坞的发展是最慢的。可笑的是,人们却认为它是各种进步思想的堡垒,不过现实恰恰相反。好莱坞非常厌恶风险,总是满足于现状。“

谈到这一话题,Amber表示她所能做的就是去演绎那些不会物化女性的角色。她记得《海王》的制片人扎克·施耐德(ZackSnyder)当初在电话里描述了他对湄拉这一角色的构想,“湄拉是一位头戴王冠、手持利剑的女战神,是一个英勇、独立、沉着、坚毅的超级英雄。我就说:’这就是我想要饰演的角色!’”

她还飞往约旦与叙利亚美国医学会合作,帮助边境地区的难民。在那里,她救出了一只躺在路边、奄奄一息的小狗。

“如果你像我一样每天飞来飞去,时间都花在了路上,今天去这个国家,明天去拍电影, 后天去难民营……做各种事情,去各种地方,等到月末的某一天,你就会发现,其实你从未真正孤单过,因为在这过去的一个月中,你被陌生人们的温暖所环绕。”

谈到这里,她掀起了自己的毛衣,露出了后背的左侧,上面满是诗句的纹身。有奥玛开阳(Omar Khayyam)还有聂鲁达(Pablo Neruda)的诗作,之后她还想再加上波德莱尔(Baudelaire)的诗句。她想在自己吉普赛一样的人生中留下些永恒的印记。

“我经常飞来飞去,所以收藏书籍对我来说并不是件很方便的事情,“她一边说着,一边渴望的看着罗伯特·格雷夫斯(RobertGraves)的一本藏书,里面有一首名为“偷心贼”(TheThieves)的爱情诗,“因为我的生活并不稳定,所以我就需要一个东西让我想起家的感觉。而这个东西一定要是实实在在的。“

对Amber来说,带一本书就够了。

​​​​

标签: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